罗隆基

日期:2014-09-02 作者:admin 字号:[]

1896年,罗隆基生于安福县枫田镇车田村。他从小天资聪明,素有“东乡神童”之称。幼年时,他在安福复古书院念书的时候,在以“试问”为题的作文中,便写下了“问少年立志何去?甩竹马,撑旌旗,骑骏马,……血洒疆场奠国魂”的可喜宏愿。

1912年,罗隆基在吉安以头名成绩考入北京清华附中。当时的清华学校是由美国所谓的“庚子赔款”办起来的。其学生大部份是王室贵族子弟,除了在全国招收试考中名列前茅的学生外,一般是很难进去的。有人认为,罗隆基家庭很富裕,不然怎么能上清华?其实,这是个别史料的误解。据查,罗隆基从清华附中到清华大学都是公费。

罗隆基在清华大学念书的时候,经常去北大听陈独秀的“文学革命”演说。1918年10月出版的《新青年》五卷五号上发表了伟大的革命先驱李大钊同志的《庶民的胜利》、《布尔塞维主义胜利》两篇文章,罗隆基在张国焘那里得到这份杂志后,单枪匹马用墨笔抄写出来,贴在校内。同学们都认为他疯了。所谓“罗疯子”这名便由此而来。

罗隆基和王造时二人,经常在北京的安福会馆碰头聚会,讨论国内外大事。特别是当在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消息传来后,罗隆基几乎愤慨到极点。他和陆梅僧在清华园公开演讲,引起了清华大学师生的强烈反响。罗隆基用“生辉”、“野度”等笔名,在《新青年》、《青年与国家》等杂志上发表文章,揭露段祺瑞的卖国行为。

1919年5月4日,以罗隆基为首的清华学生同北大学生汇合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伟大的“五四”运动。李大钊高度赞扬罗隆基:“一个江西粗布土衣的学生,把清华园掀开了。”段祺瑞对安福会馆馆长刘希陶说:“北京学生中的‘吉安三只虎’(即指北大的段锡朋——永新人,张国焘——吉水人,清华的罗隆基——安福人)不打要翻天。”5月4日下午,当罗隆基在西单发表演讲的时候,警察总监吴炳湘带领军警把他从台上拖下来。他不畏强暴,同军警斗打,最后在混乱中逃走了。当天,北京逮捕了北大许德珩等三十二名各族学生,这更激起了北京学生的愤怒。5月5日,北京的学生领袖们在马神庙开会讨论形势的时候,罗隆基、张国焘、瞿秋白、郑振铎等二十六名学生参加。罗隆基提出成立“北平中等以上学生联合会”,得到大家一致同意,罗隆基被选为执行委员。

1919年6月3日,罗隆基带领清华学生声援北大。打出了“严惩卖国贼,收回山东主权”的横标。北京军阀开始严厉镇压学生运动,罗隆基成了反动派追捕的目标,于6月4日被捕。

“五四”运动后,罗隆基赴美、英留学,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律系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曾在上海光华大学任教,创办《新月》杂志,并担任主编。因发表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的言论而遭逮捕。1932年以后,他担任天津《益老报》主笔,发表大量文章,主张“枪口对外”,反对日寇侵略中国,同时兼任南开大学教授、北平《晨报》社长,参加华北各界救国会,为团结御侮奔走呼号。

抗日战争开始后,罗隆基积极参加发起创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任中央常务委员兼宣传部长。他和其他民盟参政员站在一起,在国民参政会中支持中国共产党参政员, 遣责国民党反动派的倒行逆施。

1944年8月,敬爱的周恩来同志到民盟的办公地方“上清寺”来看望这位民主战士。周恩来同志对罗隆基说:“我留法,你留美,大家都想以知识救国。可是蒋介石独裁,已经把中国搞到国破人亡的地步,对他抱有幻想的人都很危险。青年党投靠蒋介石,没有什么好下场。希望你和民盟同志站稳立场,保持‘五四’的革命精神。”

1946年1月10日,旧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开幕,于1月31日闭幕。出席会议的有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青年党和无党派人士的代表共38人。在主张和平、反对内战,主张民主、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这些基本问题上,中共同以民盟为代表的中间派有许多共同点。会议期间,中共代表经常同民盟代表等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事先协商,取得一致,采取共同行动。对此,蒋介石怀恨在心,决意要解散民盟,他首先采取拉拢和收买的办法。罗隆基是民盟的创建人之一,时任民盟中央常委兼宣传部长,自然是蒋介石要拉拢的对象。

当年5月初,国民党政府宣布还都南京。国共谈判在南京继续进行。一天,罗隆基应邀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彭学沛家里吃饭。彭学沛与罗隆基同是江西安福人,小时候又是同班同学、好朋友,私人关系甚笃。席间,彭学沛说:“抗战胜利了,国家建设处处需要人才,像你这样的博士很少,我劝你最好到政府中来担负一些实际事务。你何必浪费时间老搞民主同盟这类没有政治前途的党派活动呢!”话来的突然,罗隆基想了想,答道:“你们不是要组成联合政府吗?到时党派合作,我们都会担任些工作。”彭大笑说:“你真以为和平能实现吗?尽管别人叫你‘罗隆斯基’,你呀,对共产党还没有真正认识。共产党只是利用你,不会信任你的。”接着彭神秘地说:“别人知道我同你是同乡同学,要我来同你谈谈你个人的前途。”罗知道彭是蒋介石的说客,便说:“说明了,你是劝我不要参加政治协商会议,但我是民盟代表,我个人的前途由民盟民意来决定。”

过了几天,国民党要人张群又约罗隆基谈话,再一次“劝”罗不要参加政协会议,不要帮共产党说话。罗答道:“我只代表民盟说民盟要说的而且应该说的话,只要有利和平,有利于国家人民的话就要说。”张群一转话锋,说:“我们是有交谊的,我看像你这样的人是做大使的才干。你若肯去你曾经留过学的英美国家当一名大使,定能发挥你的才干”。说着,张站起来,向罗伸出手,罗也跟着站起来,却把手反到背后,笑着说:“天天见面,还握什么手。”张群悻悻然。

当年11月中旬,蒋介石撕毁政协协定,断然决定召开由国民党一手包办的“国民大会”。“国大”召开前夕,彭学沛乘车到罗隆基家吃饭、“聊天”,先谈了第三方面和谈的失败和时局的破裂问题,然后,彭说:“我看民盟在参加国民大会问题上,是不可能有一致行动的。张君励会参加的。我为你打算,还是参加的好。政府决定要把原定给共产党的经济部和交通部仍给其他党派,民盟也已预定你做联合政府中的部长,你就在这两个部中挑选一个部如何?”罗马上问彭:“你是同我说笑话,还是又奉命来作说客?”彭说:“不,这是我为你打算。”随后,话题一转,谈到俩人小时候吵架相骂的住事,谈到俩人上学时争考学校第一名的往事,谈的十分亲切。最后,话又回到老题目上来了,彭认真地问罗:“努生(罗隆基的号),刚才同你谈的问题怎样?你要是参加国大,我可以打电话替你报到!”罗隆基说:“浩徐(彭学沛的号),你要坐乃公于炉火之上吗?”彭生气地用安福话对罗说:“说鬼话,你说些什么!你说些什么!”然后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