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学沛

日期:2014-09-02 作者:admin 字号:[]

彭学沛,字浩徐,今严田镇老屋村人。他自幼聪明过人,勤奋好学。传说,他生有重瞳,看书能一目十行。先在家乡读书,后入南昌心远中学,成绩优异,考取官费留学日本京都大学,修政治经济学。在日本7年后,后就读法国巴黎大学及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

民国15年(1926)回国后,彭学沛担任农村复兴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研究院研究员、中山大学教授。民国22年(1933)参加政府工作,任行政院政务处处长、内政部次长,继任交通部常务次长6年,直至抗日战争中期。其间部长多次易人,独彭学沛留任,精心筹划全国铁路、公路、航空、航运、电讯等交通事业。曾设想在长江和黄河之间于原运河的基础上开凿人工河道,把这两条大河联结起来,以利于南北交通和水运。在国民党内,彭学沛原属汪精卫派,曾为改组派办过报纸,从事反蒋宣传活动。汪精卫很赏识他的才干,但当汪精卫要投降日本时,彭学沛大义凛然,坚持民族气节,毅然脱离汪派。民国27年(1938)彭学沛任国民参政会副秘书长,民国31年(1942)任国家总动员会议委员。民国33年(1944),重庆国民政府仿美体制成立战时生产局,翁文灏任局长,彭学沛任副局长兼优先处处长,各有关部的部长为委员,主持战时后方工业生产。抗日战争胜利后,他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彭学沛其实热心于实业,对党务工作缺乏兴趣,且当时国共矛盾尖锐,就任不到一年即辞职,改任行政院政务委员,以代表身份出席联合国会议。民国35年(1946)1月,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开幕,遵蒋介石的旨意,彭学沛曾利用同乡同学之谊,说服拉拢罗隆基附和国民党,当罗不肯就范时,他也未加害于罗,只是一笑了之。

从对家中亲属的教育,亦可看出彭学沛对政治的淡泊。他要求独子不要从政,要专攻技术。其子彭乃瑶亦秉承父教,同济大学机械系毕业后,任上海纺织公司技师,又到美国学习两年纺织生产技术。回国后,一直从事纺织业的技术管理与教学,长达40年,1985年退休。曾担任黑龙江省纺织总公司高级工程师,黑龙江省政协常委。1948年,彭学沛一侄孙去上海考大学,住其家。彭学沛问他:“想学什么专业?”他说:“想学生物”。彭学沛说:“学生物可以,……但绝对不要学政治,否则今后不准来见我。”彭学沛还说:“我主张靠技术吃饭,百万家财会被盗、被抢、被烧,而技术不会。”对于家乡亲朋乡亲去找他帮助求学的事,他一口答应,尽力帮助。而对于找他关系走后门想当官的,他一概不理。

1948年春节前,彭学沛只身一人回安福看望家乡父老。上午到县,中午县政府设宴三桌为之洗尘,下午即骑马去严田,晚上严田村父老拥来看望,设宴五六桌以示欢迎。当了解到当地农田灌溉用水困难时,彭学沛回南京后即与水利部联系,由中国农民银行贷款100亿元法币,资助家乡安福渠建设。后因物价飞涨,所拨贷款不到工程总投资的四分之一,经费无法筹集,工程未能实现。同年5月间,彭学沛还先后3次向安福中学图书馆邮赠图书近500册,其中除有邹鲁著的《中国国民党史略》、钱穆著的《中国史大纲》等书外,还有鲁迅的小说《呐喊》、《彷徨》,丰富了安福中学图书馆藏书。尔后他即辞去一切政府工作,致力于振兴民族工业,与上海企业界交往颇多。创办了当时国内最大的纺织机械制造厂——中国纺织机器公司,自任董事长,聘请留德专家黄伯樵为总经理。这个厂在新中国成立后发展成为我国最大的专门生产自动织布机的工厂。正当彭学沛全身心致力于实现振兴工业之时,民国37年(1948)12月21日自泸乘飞机赴香港办理公务,不料该机在抵港前二分钟坠毁于离港10余里的毕沙岛上,彭学沛等36人全部遇难。同机罹难者有《中央日报》社社长冯有真、著名电影导演方沛霖,前美国总统罗斯福之孙昆丁等。1949年1月9日至12日,在上海为冯有真、彭学沛等罹难者举行了公祭仪式。彭学沛遇难时年50岁,由其儿子彭乃瑶赴港料理后事,归葬上海万国公墓。

彭学沛在国民党和民国政府为官多年,不事私产,无房无地,钱财积蓄不多,一生保持洁身自好的学者风骨。抗战胜利后,彭学沛最早由重庆飞赴上海,任行政院长驻沪代表兼敌伪产业接收委员会主任委员。当时,国民党官员蜂拥回到上海,无不大肆劫掠敌伪产业,即所谓“五子登科”者,而彭学沛大权在握,竟没有利用职权侵占任何敌伪产业。他在上海、南京的住宅均属公产,死后清理遗物时,除书籍衣物外,未发现任何值钱财物,在国民党官员中实属罕见。彭学沛生活俭朴,在重庆任交通部常务次长及战时生产局长期间,吃住都在办公室,不吸烟、不喝酒,爱好骑马、游泳、爬山、打网球和高尔夫球等体育活动,故一直身体强健,精力充沛。

彭学沛出身世家。祖父彭美,进士;父彭士荃,清末知县。他自幼即养成勤奋读书的习惯,即使在担任政府要职时仍手不释卷。他博览古今中外群书,在重庆时间曾坚持每天看完一本书,对中国文化很有修养,对世界各国之政治、经济、历史、地理也多熟悉,通晓英、法、日、德四国语言、文字。在主持记者招待会时常用外语与外国记者对答,令外国记者赞佩不已。

彭学沛在繁忙公务之余,勤于著述。目前所知者有《国家法概论》、《中外货币政策》、《建国概论》、《欧美日本的政党》等。死后家无长物,唯藏书数千册,于1952年由其子捐献给上海市人民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