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圳

日期:2015-06-19 作者:admin 字号:[]

银圳村均为金田金溪王氏后裔,而金田金溪王氏又由太源王氏后裔迁徙而来。其始祖王德载榜中进士,任吉州刺史,于唐乾符年间(公元873-879年)徙金田开基以来,历一千一百余年,发展至“一族两房十三团房”素有“金田千烟村”之称。据考证,历代达官显人及鸿儒乡贤达219人,明代以王时槐、王懋中为代表的京官达10余人。

  银圳村与王氏族人原属同一个金田村,七十年代分为银圳、文明、六房、园背等近10个行政村。金田大村村落空间格局自古有“三槐、九牛(石)、十八井”之说,而银圳村正辖一槐、二牛、三井之内。时至今日,古建筑保存数量较多和完整性较好的也大多在银圳所辖范围。

  明永乐年间,开基祖第十八代孙贡鼎造新居于北江下游,此处土地肥沃、水源充沛、古樟环抱,银陂水从中穿流而过。北江下游,即现在的银圳村。银圳之名始于银陂水,北江在村北高山下分两支子水渠贯穿原金田大村,其中一支名金陂,另一支名银陂,因水陂在本地常说成水圳,银陂也讲成银圳,故此。

  金田大村均处在四周连绵小山岗环抱之中,北面小山之外有高山依托,村落所在地属平坦小盆地。北江河从北往南再折向东,汇入陈水河入赣江。北江河水在北端高山下又分两支子水(金陂、银陂)从西北向南东、从北向南贯穿各自然村落,而银陂之水正是银圳全村生产生活之源。从地理状况观察,金田大村整体象盛开的莲花,古人相传“莲花形” ,而银圳又处在莲花形的东南边沿。

  自明嘉庆年间从北江上游分迁下游立基以来,村落采取从南至北以时间先后、血缘亲疏、发展快慢,财力雄弱为依据,分地段、分堂、分组合分别构建祖祠与民居组合的建筑格局。南至中段有“宝善堂”及民居群落3栋。“二房祠”及民居组合15栋,“马廊下”宗祠及民居群组合5栋,中至北段有“一山第”祠及民居群组合7栋、“诰封祠”及民居群组合4栋。名建筑群落总占地面积近8000平方米。各民居群一般都有一个总院门出入,总院门或设坊门、或设门楼。有的总门后再设小院门,形成院中有院,巷中有巷的格局。如果从总大门进入到其中后院民居,必须三折二弯以上,真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叹!巷道均为鹅卵石墁铺,青砖夹砌,水沟三面为砖墙。绝大多数院门设在一侧,院门和民居门大多也朝东,面对沿田而环的北江水。据相关记载和现场堪察,各类组合的建筑年代从明晚期至清晚期保留了比较清晰的建筑风格和时代印记。明代及清早期,多重檐、大木梁架的砖木结构,青砖宽厚、简洁大方,一般不作雕饰或仅在门楣上作简易雕饰。清中晚期建筑,特别是晚期建筑则十分讲究木作工艺的精美和崇儒风尚。“诰封祠”民居组合中的小院门楼装饰华丽,纹饰繁缛,雕工细腻,令人叹为观止。与“诰封祠”相邻的同时代民居建筑颇为玲珑精巧。外墙青砖磨沿勾缝。民居建筑一律不设天井,而是在大门上前檐墙顶开“口”形扁窗,用以采光。所有门、神龛、栏杆,隔板都以雕镂工艺展示出丰富多彩的民间戏曲故事、吉祥动植物图案。雕刻手法既有减地雕、凸雕、也有镂空,形态逼真、栩栩如生。下厅设藻井,统一为手工雕饰后粘接拼图而成。

  尤为珍贵的是“一山第”民居群建筑。至清嘉庆时期,其家族出了一位大商人王瑞爵,以经营木材和山林特产为业,积聚财富后部分捐献朝廷被“诰封”“大夫”衔后又独资建起了这一群落。大门内前厅均设廊楼;楼下厢房为双层木隔橏装置,临厅面用四幅木质条幅嵌入隼槽,使两边厢房密不透光,去掉条幅则为整体透雕花板。上厅双门设木质雕花门罩,门上设双层神龛,嵌多类花雕板。厅内四视,木雕装饰布满大厅。门框、神龛、条桌、供台等雕板装饰物均抹以紫、黑两种漆,部分漆上描以金粉,使之整体颜色华丽、富丽堂皇。所用材料全部均匀、垂直、厚薄统一,虽经百余年,仍无裂缝、虫蛀及腐朽现象。下厅左右各四幅木板上全部用金泊贴写书画“竹报平安”、“仙鹤图”、“二甲传矑”及行草诗首。如“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百,欢笑情如旧,肃疎发已斑,何日不归去,滩上对秋山;“泉壑带茅茨、云霞生萨帷、竹怜新雨后,山暖夕阳时,闻鹭栖常早,秋花落更迟,家僮扫蘿经,昨与故人期,杰阁临清流,开轩集良友,轻轻西北风,吹冷茱萸酒”;“木落雁南循,北风江上寒,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迷津欲有问,平海夕慢慢”;“九月不风雨,天教吾辈游,菊花不知节,明月独求秋”等等。

  这些建筑外部材料不太讲究,保持了传统的青砖灰瓦、垛角耸立,而是把主要财力和精力用在内部的木质选材、精工巧作、雕镂绘画和诗情画意的布局上。追求居室的赏眼、舒适和雅兴。这既是一个时代建筑工艺水平的代表,又折射出清代晚期民间富贾不过份炫富,又安于家室、崇尚山水、广交朋友,附庸风雅的精神文化追求,同时具有较高的南方建筑工艺传承、保护、展示和研究价值,堪称清代民间富贾家居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