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网络问政>>网上信访

关于严田镇成楚义先后霸占诈骗我自留山十多亩的报告

字号:[]

基本信息
来 信 人:张水林
来信日期:2020年03月03日
信件编号:1583227737651
信件内容
关于成楚义先后霸占诈骗我自留山十多亩的报告 尊敬的县领导: 成楚义,安福县严田镇杨梅村三组人,此人非常强势,在地方上横行霸道。 因他有钱有势,从未受到任何处理,气焰十分嚣张。 一、本人在自家自留山上栽种了上千株油茶树,已成林。茶树每年能产茶籽油百多斤,价值在 7000 元以上,我请过本村熊良娥、刘亚新、余观桃等人,采摘过茶 籽《见证 1 号》。然而,成楚义擅自将我上千株油茶树砍掉,由他栽种上杉树, 占地 6.4 亩。为此,经过连续五、六年的维权,最终达成了成楚义在我山上所栽林木按照三七分成处理,而砍掉我的油茶树造成的经济损失分毫未给补偿,使得我损失惨重,从此两家结怨犹深。 二、成楚义砍树占山得逞后继续得寸进尺,将我当成猎物实施骗山行动。2014 年5月的一天,成楚义事先写好了一份相赠我“亨里”六亩自留山给他所有的协议书, 趁我夫妻打工在外,儿子就读法学研究生,家中只有八九十岁的父亲在家之机,成楚义持此协议骗取我87岁患有老年痴呆又聋又瞎的父亲签了字,将自留山亨里六亩自留山无偿送给他所有《见证二、三号》。事发后,我们向成楚义提出过抗议, 但成楚义置若罔闻,公然在我山上用挖掘机开垦栽树。这是一起历史罕见的典型诈骗案,此协议不合情理更不合法理。 1、张火生有儿有孙为何要将自留山赠送给仇人。2、自留山有继承权属家庭成员 共有未经本人同意任何人无权赠送。3、本人是一家之主,是法人代表、利益关 系的处理权人。本人反对此协议,其所签协议是无效的。4、张火生是个失去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所签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以上事实足以证明成楚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主观故意欺骗无知老人签字送山,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的犯罪要件,触犯了刑法第266条规定,应依法论处。 2017年我们曾向村镇报告了多次,请求维权未果。在我们不断地强烈要求 下。于2020年2月份联系了村镇两级领导过问此事,满怀希望政府能客观公正的为我处理问题,结果相反的是助纣为虐、欺善怕恶,不但不指责成楚义的错误行为,反说此协议合法有效,助长了成楚义的恶霸气焰,村镇干部明显是在以言代法、以权压法,我岂能接受。我坚信严田无日月、外地有青天。为此特恳求县领 导为我仗义执言,主持公道,惩恶扬善。不胜感谢!! 此致 敬礼 求助人:安福县严田镇杨梅村三组张水林敬呈 2020 年 3 月 2 号
来信回复
 经调查,因历史原因,响应国家“消灭荒山”和退耕还林政策要求,杨梅村委与各村组达成共识,将部分分到户但一直没人管护的荒野山林,收归村组,集中造林。
信访人所反映的山场,是杨梅村委与造林人成某等人,在2002年9月签订了造林协议,随后造好林。造林后,几年间双方也无异议。
信访人提到申诉了五、六年,在2014年5月达成协议。按信访人的表述,提出异议时间大概在2008年,王朝阳、张火林、张怡中、张火生4户提出异议,要求收回山场。2014年5月21日,经镇村干部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同意出木材后三七分成,期限为造林之日起30年之内,其他剩余的局部未造林荒山归这4户自行造林享用,双方均同意此协议签字按指纹。协议上,张火生没主张赔偿茶树林一事。
信访人所反映赠送山场,地名叫亨里自留山,也在协议造林山范围内。赠送协议是在双方签订三七分成协议时(2014年5月21日)同步签订,上有张火生本人签字按指纹。
该信访事项在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有造林合同,镇村干部也调解多次,当事双方有分歧但最终达成了分成协议和赠送协议,如信访人质疑合同协议的合法性,可向法院申诉,通过法律途径依法依规处理好矛盾诉求。
回复时间:2020年03月04日